亚搏买球

珞珈往昔 首页 - 校友之家 - 珞珈往昔 - 正文
忆杨小凯老师
时间:2012-01-18    点击数:

陈深彻

杨小凯老师去世,一直想写点东西抒发心中的悲痛,看到那么多大师的悼念文章和对他的评价,自己要写的东西太“渺小”了,故此只好压抑着。好在杨老师是一个载入华人史册的人,一个载入经济学史的人,对他的怀念会是永远的,应该没有迟和早的概念。
1983年下半年,我在物理系进修,有幸接触并拜师神往已久的杨小凯老师。半年的交往,给我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回忆和终生受益的教诲。杨老师住在武大东北角的教职工宿舍,二层楼的混砖建筑,中间一长走廊,南北两向为单间,楼上楼下住了很多单身教职工。杨老师的房间只有十平方左右,既是卧室、书房还兼会客。为了充分利用空间,书架固定在墙上,占用面积最大的是一个双人床和“品”字形摆放的三个书桌,杨老师一般都坐在靠东边的那张桌子旁,室内光线很昏暗。初次见面,杨老师给我的感觉是那么随和、普通、质朴而且非常热爱生活。他要我听他在经济系开设的《数理经济学》,不知是由于他的传奇人生还是讲授的是一门前沿新课,还是由于其它原因,很多外系学生都来了,虽然是阶梯形大教室,常常还是要很早去占位子,否则就没地方坐了。杨老师讲课大胆而直率,记得有一次分析企业产品销售经济模型,涉及到了正弦和余弦波,他有感而发说:“我们党和政府的政策就像正、余弦波一样,总是忽上忽下,很难像X轴线一样稳定,影响了经济建设。”当时我听了很觉大胆。武大的环境是很宽松的。为了教好这门课,杨老师经常带领学生深入企业,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主动把新的理念向企业推介。杨老师还经常要我到他家里一起整理从企业收集到的数据。他是真心想带我的,只是很可惜,我并没有将学到的知识运用到本职工作中,也没有再在这方面继续深造下去,是我一生的憾事。
杨老师是一个很有见解和超前思维的人,他曾对我说:“人的一生要有自己的见解,不能随波逐流,当大家都不读书时,我在牢里就要读书,所以现在走在别人的前面;现在别人都在争着上大学,你也可以不要读书了,可以去经商,一定会有成就的。”当时我很难接受这一观点。现在看来,那时杨老师就在给我传授市场经济的观念了。
杨老师是一个极爱生活的人,老师那时得孩子不久,工作学习之余总是抱着、逗着女儿。有时,我们一起打打羽毛球,杨老师打羽毛球的姿势并不很好看,但出手比较怪异,我打他不赢。他也很注重一张一弛,每周末的电影都争取去看,放松一下自己。杨老师做不做家务事记不太清楚了,但不愿意洗衣服倒是真的。每次换下的衣服多了,他就笑着对妻子吴小娟说,我时间很宝贵,每小时可为家庭增加收入,我们两人也要追求效益最大化,还是你去洗衣服吧。吴小娟很疼杨老师,在我印象中总是给杨老师温柔的笑脸。
杨老师很会捕捉学习时间,为了让英语水平进一步提高,一有机会就不放过。有一次我陪杨老师在武大行政大楼前散步,来了两位外籍教师,杨老师立即紧追上去与他们交谈起来。后来杨老师对我说,提高英语听、说能力要直接与外国人交流,学习英语不能怕丑。他还告诉我,他在旁听研究生班英语课,那是外籍老师授课的,每次上课都尽量早到,这样可以坐前面,随时可以向老师提问,也随时会有老师向你提问。他还笑着说,有些研究生看老师向他提问多,还很有意见呢,认为减少了他们直接与老师交流的时间和机会。
我与杨老师分开有23年了,老师离开我们也有两年了,老师的容颜、给我批改作业的神态都历历在目。走在曾经和老师一同散步的路上,心情异常复杂,不知是因为一段师生情使自己倍感荣幸,还是因为老师英年早逝使华人经济学界伤感。他那慈爱之心一定会造福中华众生的。


亚搏买球(陵水)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