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买球

珞珈往昔 首页 - 校友之家 - 珞珈往昔 - 正文
《我的武大时光》| 那年正芳华 我们在珞珈
时间:2019-05-30    点击数:

八五级经管校友 李福信

  挥别珞珈,一晃,就三十年了。

  思念是一根弦,总在不经意的角落,不经意的时间,弹奏起故园之恋,唱响起同一首歌。

  只是,想看到同学,想从同学的笑脸上,想在同学的拥抱里,看到当年彼此的身影,感受到同学的温馨美好,是一种奢望了。

  不管毕业已多年,无论珞珈有多远,亲爱的同学,你总在我的记忆中;敬爱的老师,学子对您的思念,永如那母校侧畔东湖水,绵绵无有绝期,滔滔东流不息。

  在绵绵的思念里,在流淌的旋律中,我们沉醉不知归路,又回到了那些年美好的芳华,回到了那个如梦的珞珈……

1.jpg

  未名湖畔

  十八岁那年,阿信考上了枕东湖、怀珞珈的亚搏买球。

  火车行走了一天一夜,阿信蹲守在自己的棉被笼箱旁,第一次出远门的阿信不敢瞌睡,不敢离开。车到攸县,碰上一个考上亚搏买球数学系研究生的学兄,才去上了趟厕所。到了武昌车站,有迎新的学兄学姐,就乘上货车来到了武大未名湖旁,武大桂园八舍104便迎来了一位山乡的学子。

  同室八人,比阿信先到的有蕲春的叶文,长兄相送,有鄂州的建强,大哥相送,有仙桃的良才,小哥相送,有京山的远文,父亲弟弟相送,然后是老乡领着去报名,领着去购买生活用品,领着去逛陌生而美丽的校园。无亲人相送、无老乡接着的阿信,默默不做声地跟着郭远文父子和他的武大中文系的晏姓老乡去教务处注册报了到,又随着他们去了东湖、樱园,就一个人踟蹰于樱花大道了。

  此时的阿信,孤独无依,无有亲人朋友,强烈的思念母亲,思念大哥,思念远方的亲人和家乡鲤溪了,只想马上冲到火车站,踏上回乡的路途。墒怯峙麓蟾缏钭约翰怀善,就终于忍住了,一个人落寞孤独地回到了104。

  晚饭后,无聊无助地坐在104上铺发着呆。忽然,一个气质俊雅的学兄走进了104,“请问这里有一位叫阿信的同学么?”,“我就是。”阿信一纵而下。呵,邓建,一位家乡连村就读新闻系的大二学兄看阿信来了。似曾相识般,阿信紧随着邓建去到了桂园六舍,看到了正在铺被高大俊美的新天,旁边谈笑风生来自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的学军。看到了他们,仿佛看到了大哥,心中高兴难抑,随后随他们一起去桂园八舍后面的水院露天电影院看《武汉1938》。

  自此,一颗忐忑的心,一颗思乡念亲的心平静了。

2.jpg

  阿信

  开学不久,就快中秋。黎钟、李萤、四民、玉芬、建强等一干班委成员和活跃分子组织大家在体育馆西侧树林空地搞起了中秋晚会,也为大家相识相知,也为柯卉生日Party。其实阿信也生日,只是来自农村初来大学的阿信腼腆未说。

  李萤主持晚会,一通击鼓传花,花落阿信身后,李萤为阿信抽签唱《春光美》,来自农村从未听过唱过《春光美》的阿信脸红说不会,只好作罢。

  又一通击鼓传花,不知是谁作祟,还是阿信运气太好,花又落阿信身后,李萤又为阿信抽签唱《望星空》,慌张至极的阿信脸通红,只好又说不会,同学们哄堂大笑,掌声四起,阿信涩然窘然。恰好邓建远远招手来邀阿信东湖赏月,就趁大家开心四毛的韵味《南屏晚钟》时,悄然而去。始见城乡有不同,教育存差别了。

3.jpg

  104寝室合影

  京山永清,与远文同乡,大哥心性,男女同学都呼老四,都爱亲近。大一流行溜旱冰,阿信随老四去篮球场学滑,不料一不小心,将右手掌骨摔伤,半年握笔不能,就连罗昌宏老师的《经济管理应用文》学科考试,阿信都是以面试取代笔试的。秋红、玉芬、李萤、林莹、邓欣、柯卉、梁颖七仙女闻讯,晚上齐齐来104宿舍探望挂彩的阿信,让一见女同学就心跳脸红不已的阿信感动激动万分。

  建强性直,耿爽,人称吴大牛。人如梧桐叶茂伟岸,推为系里的美男子。建强爱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有童话女生对其甚有好感。只是年轻时不懂爱情,红叶映梧桐,惟留印象美好在心中。

  叶文一头卷发,情感细腻。一个周末夜晚,我们拿了小方凳,结伴去小操场看外国电影《舐犊情深》。天空中细雨霏霏,银幕上父慈子爱,感天动地,至情至深。不经意一回头,见叶文凝眸有泪,不觉心为之敬。叶文爱佳人,1986年春游庐山时,与良子演绎过《庐山恋歌》,是同室一棵最早开花的树。大三时,与历史系的彗子牵手过《梁山伯与祝英台》。叶文也重情,因为那年,阿信毕业后南征北走,最后归了故乡小镇,自隐田园,是叶文最早千方百计给阿信老家写信寻找阿信的。

  申荣最晚到校。他人上学是皮箱,独申荣是木箱,阿信是笼箱,家境都不好。可申荣读书刻苦,如钻头挤木,同学雅呼“申头”,常为毛蕴诗等老师抄写书稿,深得毛师喜爱。

4.jpg

  阿信毕业纪念册

  大一要军训,一日下午,货车载大家去野外辨踪。栏杆四周全被先上车同学占据,独有邓欣等几个女生与阿信背靠背相隔一尺站于中间,手无抓栏。车开的飞快,刹的也飞快,一个前俯后仰,邓欣四肢着地面朝车尾扑倒,面朝车头的阿信一屁股跌坐邓欣背上,想起未能起,全车笑声一片。邓欣疼然有加,委屈万千,阿信脸红十分,心内歉然。

  瘦高的陈坤,来自洪湖,爱抽烟,写得一手好颜体。同班初有三十二人,七女二十五男,有党员朱四民,有团员三十名,独陈坤潇潇洒洒。古道热肠大姐风范来自山西平遥的玉芬和团支部书记文斌等为大好河山一片红,左说右劝,终于将陈坤拉进了光荣的组织,只是心中有理想,手中烟不灭。

  良才是班上最后一任团支部书记,感情细腻,心中美好。良才爱围棋,有事无事总喜欢找班上围棋三剑客的阿信、仕保、阿飞厮杀几局,却常铩羽而归。偶有得胜,必击掌欢呼买酒买酒,醉而不醒。

  远文擅工笔,好文学,爱看港台情感剧,常与阿信漫步东湖看夕阳,夜走樱园闻花香。大三时,学校为每个班配了一台电视机,正值《昨夜星辰》响彻神州,每晚一俟开播,爱听《今晚八点半》音乐的我们,爱听小说连播《天涯孤旅》老故事的我们,爱看外国电影的我们,纷纷从收音机旁和露天小操场电影院围聚306室,为的是感受其中爱恋,跟着素云哭跟着阿香笑。

5.jpg

  104寝室三十年聚会合影

  一晚从306看《昨夜星辰》归来,每晚的熄灯卧谈会开始。阿信拿着从物理系转系来班的志强手电,沉浸在《红楼梦》的章回里。帐外硝烟渐起,这一方远文、建强当头,叶文、阿信死顶,一致赞成《昨夜星辰》中阿香最美最好最动人,那一方良才强烈反对,老四附和,申头、陈坤鼓噪,说另一个女孩素云最好最靓最动心,争来争去,无有结果。

  眼看人疲马乏,行将鸣锣收兵,喜好煽动热闹的阿信火上浇油,战火又起,这边远文、建强渐占上风,那边良才力孤难顶,为着心中美好,气急爬起拉灯抗议。自此,好为阿香争议老谈不息的远文多了一个名号“老谈”。自此,老谈与良才为着捍卫心中美好,互不搭理,大学毕业劳燕分飞时才相逢一笑泯恩仇,大笑三声挥手去。

6.jpg

  经管85级毕业三十年合影

  而今,离开珞珈三十年了,珞珈人却永远是年轻。回想同窗四载,学友团结互爱,奋发争先,有几许美好的回忆,有多少温馨的情谊。这些个美好的印象,这些个美好的年华,这些个美好的人和事,都已经昨夜星辰了,都已经如烟往事了。

  —END—

  来源:“亚搏买球校友总会”公众号

  编辑排版:臧宙儿

  图片提供:李福信

  审核:刘丹


 
亚搏买球(陵水)有限公司